ENGLISH 中文(简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主页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押宝手术机器人,器械“一哥”之争,强生或将在中国挽回局面?


2019深圳医疗展,深圳医疗器械展会,深圳医疗展,深圳国际医疗展,医疗展,深圳医疗器械展览会

 

 

来源:动脉网
作者:王悦
强生曾长期位居全球医疗器械龙头老大的地位,但在美敦力的强势并购、自身传统业务业绩又增长乏力之下,被美敦力反超,从全球第一变为全球第二。

 

2018财年,美敦力器械总营收为2009亿元,而强生为1810亿元。这已经是美敦力连续两年在器械领域领先强生。(注:近日美敦力发布了2019财年业绩,全球营收约人民币2111亿元,同比增长3.92%;但鉴于强生年报未出,暂无法进行同年对比。)

 

究其原因,并购交易是榜首变化的核心因素。美敦力自14年近500亿合并柯惠后就开始直接挑战强生霸主地位,并引发医药界并购浪潮。而强生近年来一边收购、一边剥离旗下业务,在接连的业务调整中则逐渐将头把交椅递给了美敦力。

 

今年2月,强生以34亿美元现金收购拥有尖端手术机器人技术的医疗设备公司Auris Health,显示出强生器械希望重回巅峰的决心。

 

“如今,手术的成功与否跟不同医生的水平仍然有密切关系,但手术机器人的潜力在于,它将有可能为每一位患者带来最佳的手术效果。”“手术机器人之父”、Auris Health创始人Moll博士这样形容手术机器人对未来医疗的作用。深圳医疗器械展会

 

据BCG波士顿咨询测算,到2020年全球医疗机器人市场估值将达114亿美元。心血管、神经血管、肿瘤等慢性疾病的发病率不断上升。慢性病的日益流行将给手术机器人带来更大的市场。

 

如今,Moll博士已经成为了强生医疗器械公司首席发展官,帮助强生向手术机器人领域进一步扩张。

 

强生器械能否重回器械“一哥”,关键点或许在骨科,或许在中国市场,或许是手术机器人,也或许是各个因素的叠加。本文将关注强生器械的发展历史和战略,聚焦该公司对手术机器人的探索。深圳国际医疗展

 

强生器械的130年创新
 

自1886年在美国新泽西州诞生以来,强生器械一共经历了三大发展阶段:起步缝合业务——专注微创手术——大力发展AI机器人辅助手术。

 

从成立到19世纪70年代,是强生专注于无菌缝合业务的时期。

 

1886年,罗伯特·伍德·约翰逊与他的兄弟詹姆斯和爱德华共同在美国创建了强生,旨在建立第一家批量生产无菌手术敷料和缝线的企业,开启了强生130多年的创新故事。

 

1949年,爱惜康(Ethicon)公司成立,公司核心业务由传统缝合业务组成。

 

1969年,爱惜康推出了第一个合成无菌缝合线——PROLENE聚丙烯缝线,并成为行业标准沿用至今。随后爱惜康推出一次性皮肤订书机,改变了行业游戏规则;开发的新涂层缝合线,巩固了强生缝合业务的霸主地位。2019深圳医疗展

 

19世纪80年代开始,强生器械进入第二个发展阶段,即主攻微创手术,同时向骨科、灭菌等方向多元化发展。

 

作为缝合业务的延续,爱惜康在微创手术的表现更加瞩目。1988,爱惜康进行了第一次微创胆囊膀胱切除术,最大程度的发挥了腹腔镜手术的潜力。随后的30年,强生不断推出新型微创手术器材,为外科手术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此外,公司还成立Endo-Surgery Institute,以帮助外科医生掌握微创手术技术。

 

另外,就骨科业务而言,1980年DePuy公司推出第一个移动轴承膝关节系统。随后相继推出natural hip sockets人工髋关节,并开发出针对骨关节疼痛的注射疗法。2019深圳医疗器械展览会

 

1987年,强生ASP灭菌产品线成立,5年后推出首款低温气体等离子灭菌设备。

 

2015年,强生与谷歌达成战略合作,联合爱惜康多年的微创手术经验和谷歌人工智能技术,旨在共同探索更好的手术解决方案平台。这意味着强生器械正式进入AI领域,进入第三个全新发展阶段。

 

这家在130年的风雨飘摇中屹立不倒的公司正在抓住风口,拥抱手术机器人时代。

 

手术机器人之父Frederic Moll


医学博士Frederic Moll目前是强生医疗器械公司(JJMDC)的首席发展官,也是Auris Health的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Auris Health是一家医疗机器人公司,于今年2月成为了强生器械的一部分。2019深圳医博会

 

Moll博士被称为手术机器人之父。面对这样的评价,Moll博士打趣地说道:“只要别叫我爷爷就行。”

 

伟大的医学成就根植于他的基因:父母都是儿科医生,母亲更是耶鲁大学医学院的第一位女性毕业生。然而,当他年仅14岁时就经历了一段几乎超乎想象的艰难时光。在圣胡安岛的家庭度假期间,他的母亲在一次航行事故中失踪,不久之后,他的父亲在54岁时因心脏病发作而去世。

 

或是继承衣钵的使命感,抑或是亲人离世的无助感,使Moll博士迷茫之后依然遵从了心中医学的召唤。他在华盛顿医学院开始其医学生涯、从第一次腹腔镜手术到斯坦福的远程手术,最终他的关注点聚焦在了机器人手术领域。1995年,他创造出第一个机器人手术系统。

 

彼时,Frederic Moll成为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母公司Intuitive Surgical的联合创始人之一。Intuitive Surgical是世界知名的医疗器械公司,于1995年上市。它是手术机器人市场的开拓者也是垄断者,开发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已广泛用于前列腺切除术、心脏瓣膜修复和妇产科手术中。

 

华尔街在Google上市11周年时曾做过一项关于公司投资回报率的研究,在当时美股上市的6000家公司中,只有13家公司的投资回报率超过Google,Intuitive就是其中一家。

 

2009年,Moll博士决定启动Auris Health。凭借Auris Health的机器人平台技术,肺部的诊断和治疗程序,强生公司将推进其对抗肺癌的承诺,并扩展其多个外科专业的数字手术产品组合。

 

尽管Moll博士对机器人充满热情,但他坚持认为手术机器人的目的并不是取代外科医生。作为三个女儿的父亲,Moll博士是一个以人为本的理想主义者,喜欢听60年代的摇滚乐、阅读侦探和历史小说。

 

实际上,Moll博士最大的动力不仅仅是研发新技术的快感,更重要的是为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我们有伟大的科学家,也有完善的基础设施,我们可以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但目前服务对象只是一部分人,并不是每一个人。”他认为,手术机器人将有可能缩小医生个体之间的水平差异,并为每一位患者带来最佳的手术效果。

 

在Auris和Moll博士的支持下,加上此前与Verily的合作,以及收购Orthotaxy整形外科机器人公司的交易,强生公司相信这些资源将更好地帮助其实现数字手术的承诺。

 

剥离+收购,旨在聚焦手术机器人


动脉网(微信号:vcbeat)发现,近三年来医疗器械行业的并购事件越来越频繁,并购金额也呈指数级增长。

 

其实,在医疗器械巨头的布局中,剥离和并购都是关键词。剥离业务是为了聚焦主要业务,保证行业话语权,保证稳定的利润率。而并购同样可以做到加固竞争力,还可以获得技术补充或技术储备,补充产品管线或占领蓝海。

 

强生也不例外。动脉网盘点了强生器械近三年的收购和剥离事件。

 

自2017开始,强生就在不断扩充对医疗器械公司的并购清单。

 

2017年4月,强生收购爱尔兰医疗器械公司Neuravi以及其神经与血管治疗技术的产品组合。

 

2017年7月,强生收购脊柱外科手术公司Sentio,正式进军微创脊柱外科这个骨科产品新领域。

 

2018年2月,强生宣布收购Orthotaxy公司,用以开发骨科下一代机器人辅助手术平台。

 

2018年9月,强生医疗宣布收购德国3D打印脊柱植入物制造商Emerging Implant Technologies,意在扩大骨科应用。

 

今年2月,强生以34亿美元现金收购拥有尖端手术机器人技术的医疗设备公司Auris Health。虽然Auris目前商业化的产品还只能应用于肺癌,但是强生收购的主要目的是为之前收购的Orthotaxy骨科辅助手术机器人做补充。

 

在强化器械板块的同时,强生也正在加速剥离其他业务,开始器械“大甩卖”。

 

自2017年开始,强生先后宣布停止运营并退出 Animas胰岛素泵业务、Codman神经外科手术业务。到目前为止,强生剥离了诊断业务、心血管支架业务、糖尿病业务和灭菌消毒业务后,其器械业务板块停留在了骨科、外科、眼科方面,并重点发展手术机器人技术。

 

以上举措不难看出强生器械进军AI医疗器械特别是手术机器人领域的决心。

 

强生公司全球医疗设备总裁Gary Pruden认为,在目前市场上的手术机器人在技术上并不是机器人,他们只是医生手和眼睛的延长,并不能自己思考。强生希望未来可以打造更具突破性进展的手术机器人,为医生提供更多帮助。

 

依据财务年报来看,强生2018年营收总额为815.82亿美元。其中,医疗器械全年的销售额为270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5%;而制药业务营收407亿美元,同比增长12.4%。

 

器械业务增长较慢,主要受到剥离糖尿病业务lifescan以及收购的影响。而增长主要来自介入解决方案中的电气生理学产品、隐形眼镜、伤口闭合产品在普外科中的应用,以及高级外科业务中的endocutters和biosurgs。

 

强生选择买入手术机器人的原因有二,一是为了巩固自己现有的业务,带来增长亮点,刺激疲软的业务;二是整个手术机器人领域本身增长势头不容小觑。

 

手术机器人市场原本一直被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公司所垄断,而强生的强势入局定将为这个领域注入新鲜血液。

 

Auris Health与强生双向赋能,打造重磅产品


强生器械目前的主打产品线由两部分组成:爱惜康主导的传统缝合和微创手术业务与DePuy Synthes掌管的全球骨科业务。

 

手术机器人是强生正在不断加持的新兴业务。

 

2018年强生与Alphabet的Verily公司成立合资企业Verb Surgical,收购了法国机器人辅助整形外科公司Orthotaxy。Orthotaxy可提供差异化的机器人辅助手术解决方案。目前,这项专利技术尚在全膝关节置换和部分膝关节置换的早期研发阶段。强生医疗计划扩大应用范围,在更大范围的骨科手术中的进行推广。

 

而今年强生收购的Auris Health将更具有战略意义。

 

和著名的达芬奇机器人一样,Auris Health的机器人同样由工作站的外科医生远程控制。医生在一组二维CT扫描生成的三维地图里操作机器人,并使用电磁传感器、加速度计,甚至自动视频跟踪定位设备。

 

2018年3月,Frederic Moll博士对外宣布,Auris Health旗下革命性的产品Monarch机器人内窥镜平台获得FDA批准。该平台的最初目标是治疗肺癌,而FDA批准该装置可用于诊断和治疗性支气管镜手术,这证明Monarch平台的设计已经超越了单一的适应症。

 

Monarch平台采用熟悉的类似控制器的界面,医生可以使用这种界面将灵活的机器人内窥镜导航到肺部周围,同时改善伸展范围、视力和控制。Monarch平台通过基于患者自身肺部解剖结构的三维模型的计算机辅助导航将传统的内窥镜视图结合到肺部,为整个手术过程中的医生提供连续的支气管镜视觉。

 

另外,Monarch系统不需要使用过时的单手界面,让用户通过扭转来操纵内窥镜,而是允许通过一个类似游戏手柄的工具,进行更加人性化的控制。

 

对Auris Health收购完成后,Auris的Monarch平台将与强生的Neuwave Flex微波消融系统相结合,为强生公司带来呼吸道手术和肺癌检测外科手术机器人技术,扩展其数字外科手术业务。

 

另外,强生与Auris公司达成的协议提到,如果Auris业务达到特定的阶段,强生公司将向其额外支付23.5亿美元,Auris将进入强生最大的医疗器械子公司爱惜康。该条款也从侧面反映出强生希望将Auris公司的科技基因与爱惜康微创手术的优势整合,从而踏上人工智能辅助医疗的转型之路。

 

强生与美敦力之争,中国或成主要战场


从收入的地域分布上看,亚太(中国)和非洲地区是强生2018年业绩增长最快的地方,增幅有10.5%,其次是欧洲的9.5%。而中国,是强生医疗全球增长战略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根据预测,未来十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医疗保健市场。强生在中国市场的投入以及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显而易见。

 

同时,手术机器人在国内的发展也赶上了红利期,逐渐成为政策和资本的宠儿。2018年11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修订了《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查程序》,批准骨科手术机器人等21个创新医疗器械上市,降低临床治疗成本。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8年上半年,国内医疗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达5.2亿美元。根据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预测,智慧医疗机器人市场2017年~2021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5.04%,2021年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207亿美元。

 

对于手术机器人这一潜力十足的创新领域,强生的老对手美敦力可谓不遗余力。

 

2018年12月,美敦力以17亿美元收购了医疗设备公司Mazor Robotics及其机器人辅助手术平台,并宣布两家公司联合生产的第一款产品获得FDA批准,从而为本次收购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同时,美敦力也在积极布局中国市场的机器人业务。据美敦力全球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顾宇韶介绍,目前Mazor的引进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虽然美敦力先下一城,但强生公司强势收购Auris的动作又将两者拉回到同一起跑线。虽然在机器人方面,强生中国还暂未披露新动向,但基于中国广大的肺癌群体,中国市场必将成为Auris手术机器人的重要市场。

 

此外,强生器械也已在骨科、微创手术、缝合业务等方面布局中国市场。

 

2019年1月23日,投资1.8亿美元新建的爱惜康新工厂在苏州工业园区落成,预计于年底正式投入运营。爱惜康苏州新产能也被视为是强生医疗加速布局在华供应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2019年6月27日,强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属事业部宣布JLABS@上海开幕,这是强生创新在全球占地面积最大的强生医疗创新孵化器,也是亚太区的第一个JLABS。JLABS@上海选址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总建筑面积4400余平方米,由上海张江药谷公共服务平台有限公司和强生创新携手共建。

 

JLABS@上海能容纳近50家创新实体,涵盖了包括制药、医疗器材、消费品和医疗技术在内的领域,至今已有31家企业入驻,包括三家在上海肺癌QuickFire Challenge创新挑战赛的获胜企业。

 

“我们希望帮助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医疗保健需求,并且通过与患者保持密切联系,我们能够更好地做到这一点。肺癌是中国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每年有超过70万人死亡。这将是一个重要的初始焦点,但不是唯一的。”JLABS@上海负责人Sharon Chan表示,“我们正在寻找最具影响力和改变游戏规则的科学领域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这可能包括肿瘤学、免疫学、神经科学以及心血管和传染病。”

 

JLABS@上海创新中心的成立,反映出强生公司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强生有望在中国建立医疗创新孵化器生态,形成自身的医疗创新产业集群,以满足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医疗保健需求。

 

器械战场或许还有很多硝烟,器械巨头将如何进一步布局中国市场,未来谁将更胜一筹,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至其他网站,并不用于商业途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返回

上海博好会展服务中心
展会概况 我要参展 我要参观 同期活动 展馆酒店 往届回顾 联系我们 下载中心
本站内容归上海博好会展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29201号-3 上海博好会展服务中心
上海市松江区莘砖公路668号双子楼A座10楼
电话:赵宇 152 2116 0034 邮箱:zhaoyuexpo@126.com
传真:021-56295976 微信:152 2116 0034